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正文
副科级干部一次受贿200万 马路边用布袋扛进后备箱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1-11-25

  今年5月,乌当区纪委接到举报称,该区水田镇苗木种植户郭先彬在尖小线项目土地征拨的过程中,获得的苗木补偿标准过高,可能存在骗取国家苗木补偿款的情况。

  通过对这条线索的调查,该区水田镇原副镇长贺建湘受贿及违规补偿的案件浮出水面。经查,贺建湘利用职务之便,违规对苗木种植户进行补偿,收受郭先彬贿赂款271万元。目前,两人均被移送司法机关。

  该案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通过查办案件,已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580余万元。

  2012年底,尖小线项目乌当段(尖坡至小碧段)启动,得知该项目将经过水田镇后,苗木种植户郭先彬迅速行动,在尖小线即将通过的李资村租用近80亩土地种植苗木,准备狠赚一把。

  栽种中,郭先彬可谓“一寸土都不想浪费”,一般桂花苗每亩种1万多株,他一种就是8到10万株,苗木之间密的地方连鸡都钻不进去。

  但当郭先彬种完树后,政府制定的针对土地附着物的补偿标准却让他大失所望。根据补偿标准,有苗木经营许可证的经营户每亩补偿5.2万元封顶,计算下来,他能获得400万多元的赔偿。

  这样的赔偿标准,并不能满足郭先彬的胃口,他想如果能够按照苗木的实际株数赔偿,就能获得更多的补偿款。为此,郭先彬开始四处“活动”,盯上了分管征地补偿工作的副镇长贺建湘。

  2013年11月,郭先彬通过贺建湘的好友邀请贺建湘到一家海鲜店吃饭。一见到郭先彬,贺建湘心里已经清楚吃这顿的意思了,八九不离十是为苗木补偿的事。

  在好友去点菜的间隙,郭先彬明确表示希望能在苗木补偿中多获得赔偿。当贺建湘询问大概涉及多少赔偿时,他说按实际株数算大概要赔2000多万元。

  对于这个金额,贺建湘认为太多,她提出赔1000多万元就差不多。可当郭先彬表示按赔偿金额的20%返点时,贺建湘没有说话,表示默认。她还嘱咐郭先彬,这笔金额过大,赔在一个账户上容易引起注意,要多找一些户头分摊。

  回到镇里后,贺建湘特意向具体负责这项工作的村镇建设服务中心两名工作人员交代,郭先彬的苗木补偿要按实际株数赔偿,到时会找一些户头来分摊补偿款,叫他们做资料时注意点,两人点头答应了。

  2013年12月19日,第一笔450万元补偿款到位后,郭先彬第二天就取了200万元现金,用布口袋装着,请银行保安把这袋钱扛到车后备箱里。

  上车后,郭先彬马上给贺建湘打电话,说有些钱要送给她。此时,贺建湘正在水田镇三江村的项目工地上指导工作,她让郭先彬在半路等。十多分钟后,两人在半路碰头。当郭先彬从自己的车中扛出一袋钱放入贺建湘车子的后备箱后,告诉贺建湘袋子里是200万元,贺建湘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郭先彬如此“豪爽”,一次性给200万元现金。

  收到这200万元后,贺建湘有些坐立不安。当天下午,她联系自己的一个老板朋友,把150万元按照2%的利息给这位老板朋友做投资,谎称是朋友和自己的积蓄。剩下的50万元,贺建湘留作自己的日常开支和其他投资。

  2014年1月,贺建湘想买一款心仪已久的奥迪q3汽车。这时,她想起了郭先彬答应的20%的回扣才给了200万元。于是,她打电话让郭先彬一起到孟关奥迪专卖店去看车。最终,贺建湘以朋友的名义买下了车,车价45万余元,郭先彬给了她51万元(含1万元的定车款)。此后,贺建湘又以做生意需用钱的名义向郭先彬索要20万元。

  今年5月,乌当区纪委介入调查时,贺建湘十分焦急。为了制造没有收受钱财的假象,她向郭先彬开了一张借条,以证明200万元是郭先彬借给自己投资用的,为了更加掩人耳目,她还让郭先彬开了一张从自己这里收到20万元利息的收据。她反复告诉郭先彬,一旦组织调查起来,打死也不能讲。

  贺建湘的计谋并没有起作用。7月3日,郭先彬被贵阳市纪委采取“两规”措施调查后,主动承认了骗取2000万苗木补偿款的事实。7月14日,贺建湘也被贵阳市纪委采取“两规”措施,在确凿的证据面前,她最终如实交代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

  据了解,苗木补偿标准不统一,留下了一定操作空间。有的赔偿是以苗木的株数计算,有的则按土地的亩数计算,导致相同地区拆迁户赔偿标准不同,个别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可更改补偿标准。

  此外,权力集中衍生腐败,征收工作人员身兼数职,对资料收集、复核、统计及征拆数量的认定、个案补偿的处理,具有决定权和自由裁量的空间,成为部分征迁户获取利益的权力寻租对象。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